•   在国内一些媒体中,有一些不重视图片,唯文字论,图片只是配图的地位,持这种观点的人个人非常的不赞同。但近年有些报纸媒体,随着对图片的重视,一味的去玩弄影像,对新闻本身却忽视了起来,唯影像论,唯摄影论是绝对不可取的,甚至是一种权利的过大,是一种歧路。报纸是一张新闻的报纸,不是一张摄影报,如何在图文并貌中寻找一条出路才是现当代报业改革的中心所在。

    什么样的图片是好的图片,第一,从拍摄者的角度来评判。第二、从受众的角度来评判。也就是传播与被传播(接受)的关系来说。

    众所周知,如今大多数都市报的图片都是以“短、平、快”的方式传播图片,有的摄影记者会认为,这样一眼就可以看出内容的图片不值得推敲,没有体现出读图的功效。具有值得推敲,让人回味的图片才是好的上乘之作。不错,这样认为的同行在现在的摄影群体中渐渐变的多了起来,也是如今很多摄影记者追求的方向。个人认为持有这样的观点的人只看到了报道摄影在传播领域中的一面。追求完美玩味的构图没有错,但只是为了追求完美、玩味的构图也是不全面的一种看法,刺杀日本领袖的一张获得世界新闻奖的图片大家都看过,它的构图上值得推敲吗?如果要和摄影连在一起的话,只能说那个用傻瓜相机扑捉到的新闻事件用摄影的语言来说,它具有了摄影的一个特性----绝对性瞬间,即对一个新闻事件发生动作的时间无限的延续。

       那么值得推敲的图片就是好的新闻报道图片吗?从接受者的角度来看,他们看图片是为了什么,是在看,或者是“读”,两者是有区别的。第一,读者是要看到新闻事件的现场原貌,让他们有身临其境的的现场感。是的,一个好的图片本身,构图完美是可行的,但一味的去追求构图也是不可取的,如果是“群照”,(请允许我用群照的概念来说组照的概念),在群照中,用一张构图完美的图片(可能是全景、也可能是特写)来吸引读者的注意是可行的,如果张张“完美”,让读者(或者叫接受者)来看,也许读者会说,这个图片拍的有意思,像是电影。也许这是赞美,也许是贬驳。用美国报纸发行商的话来讲,“我们的报纸要在订户出门前拿到手中”,换句话说,报纸(指大多数的都市报)大多数读者可能是在上班或出门的路上读完的,在嘈杂的环境中,有多少读者是在“读”报?对于从业多年的摄影记者来说,“短、平、快”的拍摄方式已经有些让人拍得筋皮力竭,想极力的摆脱这种报道方式,想拍些让人凝神推敲的图片,这点也是对的,但也是不完全的。所以,好的图片报道,好的报纸在图片的整体运用上,应该既具有“短、平、快”,也具有构图完美,值得长时间推敲的图片报道的传播方式。从美国各大报纸对911灾难性报道中可以看出一些外报在图片运用中的一些技巧,即考虑了传播的普遍性,也考虑了传播者的接受深层感觉(两者在价值上是不分高低的,是有效的结合方式关系),即大众的传播方式(“短、平、快”)和精英文化的传播方式(推敲读图的方式)。如1的直击的现场,如图2的耐人寻味。如图3的“短、平、快”与耐人深思精美构图的结合。所以,有效的、好的图片是两者的结合报道方式,不能一味的追求其中一种的方式,对于报纸整体用图来说,也不能一味认同一种拍摄的理念,那样的话,就会让整个报纸显得没有韵律和节奏,百看就觉得腻味了。我所理解的“短、平、快”是短就是直接,平就是平实,快就是便捷。读所能读到的意,看所能看的图。两者在整体上是不能分开而论的,分开而评的,分开而追求的。看图与读图从传播与被传播角度来说也是要并驾齐驱的。报纸中运用的图片,成整体来说,即要有耐人玩味的,也要有平抒直意的。两者从整个报纸的报道理念上来看是不分高低、不分低俗的,两者是互为补充,互为促进的一种报道传播方式。就像看久了古典绘画的人想看到印象主义的东西一样,印象主义的东西看久了想又看古典主义的东西,所以到了新古典主义,再到照相写实主义。报纸的图片也是一样,要在韵律与节奏中传播才是最好的传播方式,才是认证好图片与劣图片的方法之一。要从整个结构的视角去评论图片的拍摄和传播的优劣,风格的多样与唯一。即不做都市日报中的摄影报,也不做文字新闻报纸中的拼图版。应该是看图说话,说话看图。